Language: 中文 English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企業活動
視頻新聞
行業資訊
您所在的位置: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環保巨頭錢“緊”國資馳援紓困

點擊數: 0   發布時間: 2018-12-27 13:29:00   信息來源: 中國經營報

11月7日,神霧集團與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人民政府簽署《項目投資合作協議書》,后者將支持興建神霧 環保產業 園基地及相關項目。此外,南昌市政府出資平臺將與上海圖世等多家機構共同成立60億元節能環保產業發展基金,專項投資于新的基地建設及神霧集團核心技術的推廣應用。這無疑是對陷入債務違約風波的神霧集團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事實上,神霧集團的境遇并非孤例。今年以來,環保企業紛紛遭遇“寒流”,包括東方園林(002310.SZ)、天翔環境(300363.SZ)、盛運環保(300090.SZ)、神霧環保(300156.SZ)等多家環保企業業績增速放緩,出現資金緊張狀況,甚至部分債務逾期。 如今,尋求國資幫助成為了部分環保企業的優先選擇。這些企業大多處于債務危機狀態,面臨股票質押爆倉風險,有較嚴重的資金鏈、現金流問題。 一位環保行業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坦言道:“環保行業的大部分子行業本身壁壘并不高,完全是資金驅動型企業。財務狀況很好的公司沒有資金訴求,不到萬不得已并不愿意把控制權讓給國資。” 環保行業“遇寒” 10月17日,盛運環保發布公告稱,公司第一大股東開曉勝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原因為上市公司相關責任主體逾期不履行公開承諾。 作為曾經的 垃圾焚燒 發電巨頭,盛運環保由于所欠債務到期后未予歸還,債務纏身官司不斷。11月7日,盛運環保公開表示:“因資金周轉困難,致使部分到期債務未能清償。經計算,截至目前,盛運環保到期未清償的本金、租金、本息、項目貸款等債務共有58筆,合計約為26.58億元。” 這直接導致盛運環保可能會因逾期債務面臨訴訟、仲裁、銀行賬戶被凍結、資產被凍結等風險,也可能需要支付相關違約金、滯納金和罰息等情況。影響其生產經營和業務開展,加劇現有的資金緊張狀況。 在巨額債務壓頂的同時,盛運環保的經營情況也不容樂觀。據盛運環保最新公布的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盛運環保實現營業收入5.84億元,同比下滑52.6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2.10億元,同比下滑5737.61%。 11月14日,盛運環保董秘辦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如公告所言,2018年以來,盛運環保經營狀況持續惡化,由于公司陷入較大債務危機,流動性嚴重不足,公司項目建設基本處于停頓狀態,營業收入大幅下降。” 記者注意到,這種虧損狀況并不只在盛運環保一家上市公司財報中體現,數據統計,環保板塊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增速同比明顯下滑,59家環保上市公司共實現凈利潤143.7億元,同比下滑24.0%。 同期,神霧環保也呈虧損狀態。其2018年1~9月營業收入為9781.36萬元,同比下跌96.12%;凈利潤虧損2.47億元,同比下降153.22%。其中三季度單季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8257.24萬元,同比減少238.39%。 截至第三季度報告期末,神霧環保存在未清償到期債務16.42億元,有11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合計182.58萬元。且控股股東神霧集團持有的神霧環保股票已質押股份總數占所持有股份總數的99.78%,累計被司法凍結的股票占所持股份總數高達100%。 除此之外,*ST凱迪2018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17.99億元,同比減少51.1%,凈利潤虧損17.34億元,同比降幅高達1091.1%;四川聯合環保產業聯盟四家初始發起人單位之一的天翔環境也在近日發出公告稱,因資金狀況緊張,致使部分債務逾期。公司及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合計金額約9.77億元。 融資難致資金承壓 記者梳理發現,由于民營環保企業債務違約事件的蔓延,環保企業的營收增長趨勢減緩。上述環保企業遭遇債務危機的原因各不相同,但也存在著一定的共性。 11月14日,神霧集團內部人士向記者坦言:“神霧集團目前資金狀況緊張是由資金政策、行業環境等多方面因素導致的。受2017年下半年以來貨幣流動性趨緊、融資工作及資金到位時間低于計劃等綜合因素,公司營業收入減少。” 事實上,伴隨流動資金的緊張,神霧環保的財務總監、總經理、職工代表監事、副總經理、副董事長、董事等職位出現人員變動。神霧集團高層也相繼換血,并調整了董事會機構設置,將董事會正式改稱董事局。 神霧集團表示:“2017年下半年以來,受資本市場波動及流動資金趨緊等不利因素的影響,在建重點工程項目進度放緩,對經營業績造成一定影響。資金緊張已造成員工工資拖欠、供應商應負款拖欠等影響信用的事實。”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環保企業還面臨市場融資難度加大,融資利率上升,現有融資可能存在無法續貸等各種不利因素,導致企業資金吃緊。 11月14日,盛運環保董秘辦工作人員也向本報記者透露:“政府投資項目本來就是企業自己投錢,政府一分錢不投。盛運環保已投產、在建和擬建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主要以BOT項目為主,工程的建設需要多項審核和批準,項目開工的前期時間長,且投資規模較大,回收周期長。” PPP、BOT都是政企合作的模式。記者了解到,雖然盛運環保與政府已簽署保障權益的法律合同,但若由于一些不可預知的情況政府未能及時支付相關費用,則會對公司正常經營帶來影響。同時,我國城市 生活垃圾 行業市場高度分散,參與者眾多,競爭激烈,增加了環保公司未來獲取新項目、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的難度。 天翔環境方面也表示:“公司業績的波動,是由于環保PPP 、EPC 等項目前期投入較多,占用資金較大,財務費用增加較多導致。” 華創證券環保與公用事業研究員凌晨向記者解釋稱:“上述環保公司一般都是以工程承包為主的商業模式,在PPP模式出來之前也都是以BOT、EPC等為主,所以前期會產生大量的墊資,PPP模式流行之后盡管在同體量項目上的資金占用會減少,但是杠桿率大幅度上升,有些公司由于項目本身收益不明確,SPV(和政府共同設立項目公司)的融資能力比較差,就只能通過上市公司主體進行短貸長投,增加了負債壓力。” 國信證券環保行業分析師姚鍵也提出相似觀點。姚鍵坦言,環保企業需要墊資投資做項目,占用大量資金,待回款沒錢時,問題隨之凸顯。負債多并不意味著虧損,國資在資金方面沒壓力,而且政治導向正確,債務問題嚴重的環保企業紛紛尋求國資庇護“過冬”。

展開




  • 留言主題:
  • 聯系人:
  • 聯系地址:
  • 聯系電話:
  • 電子郵箱:
  • 留言內容:
  • 驗證碼:
新皇冠国际娱乐平台